欢迎进入UG环球官网(环球UG)!

usdt自动充提教程网(www.6allbet.com):原创 远光 | 快手挂牌上市:开盘暴涨194%,“短视频第一股”的风景与隐忧

admin4周前70

USDT第三方支付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远光 | 快手挂牌上市:开盘暴涨194%,“短视频第一股”的风景与隐忧

出品 | 搜狐科技

作者 | 宋婉心

编辑 | 杨锦

历经数轮黑市暴涨后,2月5日,快手科技(股票代码:1024.HK)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,开盘涨194%,报338港元,总市值达1.39万亿港元,位列港股第八位,早期投资人回报超200倍。宿华在上市现场示意:“选择1024作为代码,代表了科技的气力。”

作为港交所开年第一大新股,同时又是“短视频第一股”,快手在资源市场上具有稀缺性,投资者热情难挡。昨日,快手科技在港交所通告,快手香港IPO面向散户的公然发售部门获1,422,977份申请,认购合共10,994,587,800股股份,超额认购1204.16倍,冻结资金超1.27万亿港元,均刷新香港纪录。面向机构投资者的国际发售部门亦获38倍超额认购,共有734名承配人。

然而,资源市场的热闹情景难掩快手生长隐忧,一场IPO给予了快手足够的风景,也揭露了背后足够严重的问题

直播公司内核?

去年11月5日,快手正式向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。招股书显示,从2017年至2019年,公司收入从83亿上升至391亿元,年均复合增进率达117%,今年停止6月30日实现收入253亿元,同比增进48%。直播、线上营销服务以及其他营业(包罗电商营业、网络游戏及其他增值服务)构成了快手的主要收入泉源。

不同于外界对快手的感知,从财务数据来看,其本质是家直播公司,且营收结构过于单一。

招股书显示,直播收入占总收入的占比多年保持在高位,从2017年的95.3%到去年的80.4%,占比有降低,但降幅不显著。招股书指出,以虚拟礼物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的维度盘算,快手是全球范围内最大的直播平台。仅今年上半年,用户在快手上就进行了10亿场直播。

早在直播电商还未成为风口的2018年,快手的营收占比中,直播就已经占去较大比重。这背后有两个节点不能被忽略,2016年,快手上线直播功效,快速风靡全平台,秀场直播占主导,大量家族派系主播因此崛起,这种直播类型的主流变现方式是粉丝刷礼物、打赏,自此,以家族为单元的生态最先在快手发展起来。

随后2018年,抖音已经从规模上压制快手,后者急需新增进点,平台上又已然存在生意需求,而家族派系的主播为直播带货打下了基础,快手顺势激励电商,“主播招商拿货+在平台卖货”的闭环路径在2018年11月6日“快手电商节”跑通。

然而,抖音在直播领域的阻击值得小心。疫情时代宅经济,对于直播向一线都会渗透起到了关键作用,这一心理转变带来的正面影响,在一线都会用户占比更多的抖音身上更为显著。凭据Sensor tower数据,2020年9月抖音中国区iOS单月内购收入1.1亿美元,创下历史新高,双方在直播领域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。

而从宏观来看,秀场直播行业整体已经进入红海,发展空间狭窄已是不争的事实。

广告创收追赶抖音

营收占比最大的直播营业之外,现在占比三成的广告营业是快手发展空间最大的板块,也是其近一年来的重点。招股书显示,2020年上半年,快手线上营销服务收入到达人民币72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进222.5%。此前三年,快手线上营销服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.7%、8.2%、19.0%,该比例在停止2020年9月止的六个月间进一步提高至32.8%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只是保持住初期的高增进势头,并不是一件易事。在抖音广告商业化周全压制的情况下,快手开拓广告创收的历程,以及背后的“南下”战略,都遇到了一定水平的阻力。

快手于24日更新的招股书显示,停止去年11月的十一个月内,快手主站(不包罗小程序)DAU由去年9月的2.62亿,微涨至2.63亿,MAU则由去年9月的4.83亿下降至4.81亿。连系靠山来看,在去年利好短视频的“宅经济”大环境中,快手的用户活跃度却趋于平缓,甚至下降,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

广告高度依赖流量变现,因此保持用户增进变得十分重要。只是,抖音近年大量蚕食一二线都会用户份额,“南抖音,北快手”的款式已经稳固,市场基本盘趋于饱和,抖音快手不得不最先从对方手里抢用户,于是抖音最先下沉,快手起劲上浮。

只不外,快手从低线打高线的路径并非坦途。

“南方”是快手去年的三个战略偏向之一,承载了快手上浮的目的,详细到营业层面动作就是大量笼络明星。去年一年内,周杰伦、郑爽、黄子韬等明星悉数入驻,为此快手接连投入高昂签约费。不外,这样的砸钱收效甚微,大量明星入驻后,DAU只增进了100万,MAU下降了200万,数据直指快手痛处——流量基本不稳固。同时,该部门开支造成成本延续推高,去年前11个月快手亏损高达94亿,竣事了延续三年盈利的历史。

快手在广告创收方面本就起步晚,险些晚于抖音一年后才开启,而启动至今仅两年多的时间里,快手的广告战略已多次摇晃。2018年时,快手将商业化重点放在了信息流上,2019年便转向生长私域流量营销,2020年则进行了首次大型架构调整,更换了负责人。

虽然动作不停,但所有调整中,除了不停对标抖音,很难看到快手高层对商业化有更多独到的洞察。这与以广告营销收入为主的抖音形成了对比。据此前媒体报道,抖音2019年仅广告营收即达600亿元,比快手整体营收还要多出50%。

在快手试探之时,老对手抖音从未放松,其在疫情时代收益颇丰。去年年头通过买下《囧妈》,以及赞助几大卫视春晚,抖音乐成停止了快手的“春晚增进设计”,春节后,抖音DAU随即攀升至4亿。而快手在春晚当天到达2.82亿日活后,基本又回落到春晚前水平。至此,在用户量上,快手现在仅为抖音的65%。

下沉方面,抖音同样颇有成效。虽然快手和抖音都在疫情时代大力推广直播,但由于直播这一内容形式自己具有下沉属性,抖音借此轻松实现了下沉用户的吸纳,而快手的品牌认知则未有太大改变。

也就是说,抖音下沉路径的希望已经走在了快手上浮路径之前。

电商收入没有存在感

快手最爱讲的“电商故事”承载了最多的市值想象力。几个头部直播电商平台中,快手处于领先位置,总是能轻松实现数千亿GMV,且每年保持高速增进,但巨额GMV孝敬的现实营收数字,可能让很多人大跌眼镜。

招股书显示,快手营收结构主要分为三块,直播打赏、线上营销服务、包罗直播电商在内的其他营业板块,截止到去年9月,三块营业的占比依次为62.2%、32.8%、5%。其中,包罗直播电商在内的其他营业板块,占比5%,营收只有20.2亿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快手去年前九个月电商买卖总额已达2041亿,纵然假设“其他营业板块”的20.2亿都是电商收入,其货币化率也不足1%。作为参考,拼多多和阿里的货币化率在3%左右。因此,对于快手而言,电商营业能孝敬的营收比例十分有限,作用更多停留在引流促活的层面。

从快手生长历程的几个节点来看,抖音很大水平上塑造了现在的快手,但也成为快手难以脱节的梦魇。

2016年底,和快手定位十分靠近的抖音上线,而且增进势头很快。2018年春节,抖音在用户规模上赶超快手后,快手再也无法忽视这个对手,最先改变此前的战略,增强针对性干预、加大市场投放、组建出海团队。对手压力下,快手确实收获了更高速的增进,但双方也越打越像。

快手以社区起身、主张流量去中央化,其产物气概和团队一脉相承,快手内部长久以来也信仰自然增进。在自我变化、深入抖音要地的过程中,快手并非一帆风顺,有些投入没有收获响应的回报,部门营业也一味对标抖音,而在打法上乱了阵脚。

92天完成的IPO,对于快手来说,显然已经从一种选择变成了必须完成的义务。上市并不意味着“上岸”,愈发焦虑,快手面临的压力并未减轻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
热评文章
热门标签